忻城县 东海县 永靖县 车险 嘉鱼县 当涂县 铁岭市 桐梓县 巍山 方山县 阿图什市 江北区 吉首市 天气 岳阳市 平凉市
巍山 南安市 舟曲县 中方县 东乡族自治县 台南县 桦南县 威海市 盈江县 昭苏县 民丰县 福泉市 炉霍县 雷州市 毕节市 留坝县 瑞丽市 定南县 邳州市 玉门市 桂东县 永丰县
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东湖观点

邓海建:范雨素,一抹被消费的底层诗意

发布时间:2017-04-27 08:32:35来源:湖北日报网

,神色张皇贬损望岫息心

溜滑梯冷食万事俱备

  近日,一篇名为《我是范雨素》文章突然刷爆朋友圈,并在微信端迅速收获“10万+”的阅读量。文章作者范雨素是一位农民工,她在文中记叙了自己及家庭十多年来的经历。有网友评论称:“没有激烈言辞,甚至没有突出的 感情色彩,作者是自己人生的亲历者,也是周围人人生的记录者。大社会,小人物,跃然纸上。”(4月26日北京青年报)

  范雨素还在中产阶层的朋友圈里刷屏。

  公众在谈论范雨素的时候,我恍惚觉得,他们其实是在谈论余秀华:理想与诗意,宿命与抗争,自由与情怀,家境与身份……

  这样的回光返照之感,让文学与诗意之说,有了一种苍凉而无奈的意象。好吧,范雨素真的火了。火在“10万+”的阅读量和大篇幅的权威解读里。这个44岁的钟点工,以写实的文字,干净利落又语带惊喜地朗读着她平凡又多舛的人生。范雨素很清醒,她“不相信文字能改变生活、习惯了靠苦力谋生”。20岁的范雨素曾为梦北漂,有一段失败的婚姻,最后离开了丈夫,带着两个女儿自己打拼。更传奇而悲凉的,还有她母亲的人生遭逢。她不写诗,字里行间却有着批判现实主义的诗意与力道。

  不过,范雨素之所以一夜之间火遍朋友圈,大概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她凉薄的底层人生,展示出时代性的戏剧冲突感。吃瓜群众在这种围观消费中,完成了一种相对幸福的心理体认。这就像秀场上涕泪纵横的故事,总能让导师转身再转身一样,这种悲悯的“加分”冲动,其实与文学本身并无多大的实际关联。二是在范雨素的文字里,底层群众还能看到乐观的光与亮。这种乐观,在戾气氤氲的城市,显得尤为解渴。“活下去是硬道理”,“抛弃孩子的女人都是捧着滴血的心在活”……这些感性而鸡汤的文字,确实能温暖部分人心。

  范雨素的文字够土气,而且别有清新意味。不过,在叫好叫座的同时,恐怕不能忽略两个问题:第一,文学性与作者身份之间的关联,不能暧昧不清。就像《我是范雨素》的开篇,“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读过席慕蓉的,估计未必会对这样的句式耳目一新。有人说,人家是农民工啊,不能苛求。这个逻辑本身就千疮百孔:无限拔高底层生活的诗意,从来都是上流社会的无耻把戏。你尊重文学,就知道它的底色与高度。第二,范雨素的文字让人警醒,其背后至少该指向社会问题与社会价值,遗憾的是,我们今天只谈诗意,却完全无视其文字内里的“拆迁”等话题。至于更遥远的代际固化的魅影,好像还在指望用王宝强的励志故事荒唐隐喻。

  我们不能忘记最重要的一个共识:文学也好,诗意也罢,它们或能暖心,却终究不能对抗生活的荒芜与不堪。这是唯物论的基本常识,却有时会被感动冲昏头脑。

  一个时代的文学或诗意,如果总是靠爆款人物事件来“加持”,这是何其悲哀的一件事。

  范雨素说“我不是下一个余秀华”。余秀华也说,“我都不愿意和迪金森比较,何况是她。”可是,她们俩,终究还是有太多共同之处——在喧嚣的文学秀场,她们恍惚着上台,也迟早会迷瞪着谢幕。我们唯有祝福,也别指望更多。

  稿源:湖北日报网

  作者:邓海建